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天保心灵窗口

向正直,善良,聪慧的朋友打开,并欢迎登陆:汪天保视频播客

 
 
 

日志

 
 
关于我

身材颀长,五官端正,“聪明”绝顶,性格活泼,敢爱敢恨,胆大敢为。助人为乐,心地还算善良,嫉恶如仇,眼里难揉沙子。有点“小聪明”爱说爱唱爱笑,没有大才能,终究难成大器。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图功成名就,但求健康命长。宁可他人负我,我却不负他人。有幸世上走一回,快快乐乐不觉亏。

网易考拉推荐

女婿在QQ上发表的悼念文章  

2015-05-09 23:15:46|  分类: 我与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夜一点,我们带着熟睡中的茜茜急驰在回上饶的高速上。天下起不大的雨,但打得车窗一片模糊。也许是心情焦虑,越发看不清路面,感觉这是行驶在梦中。兰兰在后座痛苦的哭着,从老丈人打来电话后,恐惧与焦虑几乎让她崩溃,她的妈妈几个小时前遭遇了车祸,已生命垂危,按医生说法是大脑严重受损,生存机率只有万分之一。虽还有心跳,还有微弱的呼吸,不过撑不了几个小时,可能是过不了夜也可能在天明就会逝世。不知是什么在撑着这么微弱的生命,如此痛苦的驱体,也许是这个垂危的老人想最后让自己的女儿及外孙女碰一下,看一眼。我看了下后视镜,妻子哭着,说着:我就要没有妈妈了,我就要没有妈妈了,为什么这么快啊,不能等我六十岁再给她送终吗,为什么这么快,为什么呀!她一生对人对亊都避着让着,一生都那样善良,怎么老天会让她这样啊?我不知用什么言语安慰她,许久才挤了几个字:不要太伤心了,也想想办法,到了还需要安慰下比你还痛苦的爸爸。
天蒙蒙亮,灰蓝的天印衬出远山的轮廓,开过了这几座山后就到上饶了。
车子刚在医院门口停好,爸爸已经快步地从里边跑了出来。兰兰一下车就跟爸爸紧紧地抱在一起,这个无助的泪人已控制不了情绪,撕心地哭减着: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我们家怎么会遭此横祸啊,你妈妈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啦,还能不能救活啊!此时,我也与他一样,还希望能有奇迹,也许还有那万分之一的机会。
我的丈母娘,我的家人及我很多的朋友都认识,去年为了帮我带孩子,只能离开她的老伴,天天陪伴着我们一家。她是一个不争的人,对人对事都永远避让着,这个长辈从来都没有驾子,说话也不大声,我跟妻子的大多交流她都没有太多插入过,只是在一旁黙黙地听着,碰到她很感兴趣的地方,才会微笑着小声地说上几句。好像只有一次把她逗得很乐过,有次驱车郊游,我按开车窗想往外吐口痰,老婆急了不让我吐,我无奈地说:怎么?想让我吞下去。结果把我丈母娘笑喷了。她喜欢旅游,喜欢摄影,生活上充满热情,上了老年大学后把生活安排得充实得不得了。她有时会向我请教ps的知识,有时会跟我交流相机的用法。她是我老婆最好的舞伴,同时也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她一辈子从未体会过富裕,但我感觉她是一个最能了解幸福,能感受幸福的人,她的生活就是一夲知足长乐,老而不止的教科书。我们曾与她在庐山上等待过云海,与她在黄山的峰巅上眺望日出,一起深夜摸黑进入西递古镇,一起在灵山的白雾中穿行,一切记忆都很近,很清晰。她留给我最美的一个回忆场景是在个黄昏的大海边,我跟妻子游向大海,她在岸边帮我们带孩子,有那么一下我回过头,那个映着夕阳金黄的沙滩上,她正弯下腰,一只手挽起裙子,一手去牵嬉戏在浪花里的孩子,孩子正抓着一个贝壳伸着手给她瞧,虽有离得有些远,但我的感觉是她也在像个孩子般看着。
             在书房爸推开窗,外头的潮气扑面而来,夹杂着熟悉的泥味,此刻他指给我看的不是风景,而是车祸现场,不敢想昨晚发生的一切就在自家楼下。从这五楼看下去我惊呆了,人行道上的树被拦腰撞断,邻近的另一棵也被擦去了皮,马路上该是有辆车急速失控越上人行道撞断了树又撞了连同妈妈在内的三个行人,然后掉到了我们小区里。小区低于江滨路,这条江堤上的路靠居民的这一侧是没有护栏的。落差将近五米。爸爸说妈妈每晚饭后都是沿这条路去几百米外的一个小广场跳舞,沿这条路回,昨晚也一样,饭后就去了。八奌多他听到楼下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像楼倒了般可怕的声响。他推开窗看下去发现原来是出了车祸,一驾宝马撞断了人行道上的树后掉在我们小区民房与堤岸的夹缝里。马路上有三个被撞倒的人,半个小时后来了救护车,吊车,现场乱烘烘的,周围还有好些来看热闹的人。他在窗前还看了一会,哪能想到被撞的其中一个竟是他的妻子。另外被撞的两口子都是妈的同事,在妈妈跳完舞回家的路上遇上的,妈妈一边与他们聊一边往回家的路上走,妈妈走在人行道内侧,三个人就是这样并排走在人行道上。再有个三十米就走到小区门口了,妈妈准备道别,说:我到了,我家就这,几年前买了这楼上。边说她边举手指向了自己的房子,她想不到这就是她一生说的最后一句话,此刻一个醉鬼正误踩着油门疯了般越上了人行道,一棵不够粗的樟树没能致止这一切的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