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天保心灵窗口

向正直,善良,聪慧的朋友打开,并欢迎登陆:汪天保视频播客

 
 
 

日志

 
 
关于我

身材颀长,五官端正,“聪明”绝顶,性格活泼,敢爱敢恨,胆大敢为。助人为乐,心地还算善良,嫉恶如仇,眼里难揉沙子。有点“小聪明”爱说爱唱爱笑,没有大才能,终究难成大器。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图功成名就,但求健康命长。宁可他人负我,我却不负他人。有幸世上走一回,快快乐乐不觉亏。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节,我独自去扫墓  

2011-04-05 11:15:31|  分类: 父母恩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老伴去了远在外地的女儿家,上午只有我一人去扫墓。

      在上饶卫校后面的茶子山上,新老不一各式各样的坟墓星罗棋布,在山顶边有一座水泥墓,那就是我父母亲合葬的长眠安息处。

      现在不让烧香烧纸,我顺道买了些黄标纸,骑车前往茶子山,不知为何,脑际里自然而然盘旋起台湾电影歌曲《酒干倘卖末》悲伤哀痛的音乐旋律,一路上,一直到父母墓前,我的嘴上就一直轻吟着这首歌曲“有天才有地,有地才有家,有家才有你,有你才有我、、、、、、”

    把黄标纸分散用小石子压在墓上,完毕,我长跪在父母的墓碑前,回想着父母生前的音容笑貌,父母对我难以回报的恩德,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阵的哀伤,哽咽失声,啼泪交流。往日来上坟,都是有家人陪同,在父母坟前我虽是儿子,但同时又是一个父亲或丈夫。这次,我的角色纯粹就是长眠于此的我父母亲的儿子,儿子在父母面前没有丝毫的掩饰,有哀伤就尽情的倾泄,有泪水就尽情地奔流!

    记得小时候我们家住在一条叫“道塘巷”的弄堂里,我们一家四口,父亲说一口的浙江话,母亲一口的南昌话,我和我哥就只会说上饶话,一家三种方言并不影响我们的交流。后来父母双亡,八年前我哥也病故了,办丧事时我见到我以前的邻居大娘我跟她们开玩笑说:“以前我们弄堂里汪来森一家四口都已经死了三个了,下一个就轮到我了。”她们都骂我“瞎说!”

    我已经六十岁了,寿命是有限的,活得好,十几二十年,要有个三灾两病,有个几年就打发了,到那时,也不知有没有阴间,也不知有没有在天之灵,如有的话,汪来森一家四口就又会团聚一起了。

清明节,我独自去扫墓 - wangtianbao1951 - 汪天保心灵窗口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