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天保心灵窗口

向正直,善良,聪慧的朋友打开,并欢迎登陆:汪天保视频播客

 
 
 

日志

 
 
关于我

身材颀长,五官端正,“聪明”绝顶,性格活泼,敢爱敢恨,胆大敢为。助人为乐,心地还算善良,嫉恶如仇,眼里难揉沙子。有点“小聪明”爱说爱唱爱笑,没有大才能,终究难成大器。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图功成名就,但求健康命长。宁可他人负我,我却不负他人。有幸世上走一回,快快乐乐不觉亏。

网易考拉推荐

暗黑旷野的哭声  

2010-10-27 20:40:22|  分类: 知青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上世纪69或70年,那时我作为一名知青插队在江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我那村子离大队部所在的甲路村五里地。一天晚饭后我上甲路村找同学玩,不外乎就是抽烟聊天打牌下棋。玩了好晚我步行回自己村子。当晚没有月光,一路上漆黑一片,借着天上星星微弱的光亮依稀可辨周围山岭的轮廓,脚下的石板小路沿伸向前面一片旷野。年轻的我在暗夜里独自行走,倒也是健步如飞。突然我似乎听到前面有女人的哭泣声,越走越近,这哭声更为清晰。在这寂寥的旷野里,独自一人听到这种黑暗中发出的嘤嘤的女人的哭泣声,使一向胆大的我也不禁毛骨耸然。我仗着手上有电筒,瞪着眼硬着头皮往前闯,走到一个亭子边,手电光照见到一对青年男女。女的停了哭声站一边去,男的迎着我的手电光走了过来。这时我看清了是甲路村我认识的一对男女,男的是当地农民,女的是原上饶铁路医院下放的右派李医生的女儿。当时我认为他们在野外谈恋爱,随便搭讪了几句就走了。走了不远,后面又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

      第二天一大早,那个右派李医生就气极败坏地跑来问我:“你看到我女儿吧?她不见了!”我一五一十地把昨晚见到的情景告诉他,他听了一个劲顿足喊道:“完了完了,这不听话的东西还是和那男的私奔了!”

  这个李医生57年响应党的号召也不知对单位领导直言了什么,被打成右派,一个悬壶济世的白衣天使成了人人都可踩上一脚的五类分子,被下放到农村来劳动改造,自己挣工分活命,和老伴带着个快成年的女儿相依为命。几年来这个女儿出落得如花似玉。不说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那时农家常见有贴这样的政治性年画的,就是一个农村女青年侧坐在草地上,身边横着一张锄头,女青年手捧宝书认真学毛选。这个李医生的女儿就酷似了这画中的女青年。可想而知她的美貌!

  那时甲路村有个男青年,民兵排长,在村里是一顶一的帅哥,也有些文艺细胞,村里排演也不知什么戏种的《红灯记》他演李玉和,那时在当地也算上个风流人物。谁个少男不善钟情,谁个少女不善怀春?同在一个村里,这一对美女帅哥自然而然就成了情侣。这个李医生也是见过世面的,这时虽然虎落平阳,岂能甘心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埋没在这山沟沟里,对女儿又骂又打都不奏效。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他在我面前说起那男青年时的鄙薄厌恶气愤而又无奈的神情和话语:“真不要脸吔,我那屋子墙角堆满了柴火,又是蛛网又是灰尘,他晚上都敢爬进来找我女儿,气死我了!”

  原来那晚上见到这一对男女就是他们去私奔的路上,女的那嘤嘤的哭声就是私奔途中不忍背弃父母矛盾心理状态下的悲伤哭泣。

  这一对恋人在外面私奔了半个多月,生米煮成熟饭,回来后就领了结婚证书。五年后我有一次去甲路在村外的田野上看到她和一伙村妇蹲在地下剜喂猪的野菜,完全是农妇的装束,肤色黝黑,神情淡漠,除了五官还残留些秀气外,已泯然于众村妇也!

  在农村生活了五年,有些记忆很深刻,其中就有这暗黑旷野中的嘤嘤的哭泣声。  

暗黑旷野的哭声 - wangtianbao1951 - 汪天保心灵窗口(日志皆原创)

 照片与文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